癌末疼痛的非藥物治療


最後更新日期:2008-5-22

癌末疼痛的非藥物治療

 物理治療學會理事長簡文仁

      癌症末期的患者,其醫療的目標己不是治療而是如何維持其生活的品質以彰顯其生命的意義,所以有安寧療護的設計。但要達到安寧的目的,如何緩解其生理的劇痛,是首要課題。

      除了強效止痛麻醉劑甚至是嗎啡類外,也有一些非藥物的治療方法逐漸被採用,效果似乎也不錯,這包括了:

  • 一、 衛生教育所謂"對未知茫然最恐懼"當患者對自己對病痛一無所知、毫無把握時,恐懼之心會放大病痛的感覺。如果施以適當的衛教內容,讓他了解疾病的過程,疼痛的發生與本質,愈了解它愈能和它和平相處。

 

  • 二、 心靈平靜人生到此關頭,依心理學理論應該都已能坦然接受了。如果再有宗教等外因幫助,確實達到身心靈的鬆弛與放下,讓緊繃的肌肉放鬆、生理上的痛覺,將變得和視覺、聽覺、嗅覺等一樣,只是感官的一覺而已。

 

  • 三、 撫摸按摩在疼痛的部位,施以撫摸按摩,是人類的本能,也經疼痛學上門閥控制理論,證實它的效用。對癌末的患者,若能有親近的人施以關愛的輕撫或柔性的按摩,確也能在心理上、生理上發揮止痛的效果。

 

  • 四、 物理治療利用大自然的物理因子,如電、熱、力、磁等來緩解疼痛,也是近來醫療界的一個趨勢。但對癌末患者而言,就近性、方便性、不假外求是更高的選擇,不必再麻煩而破壞了安寧的本意。所以,自我運動、伸展應是最佳的方法。

 

      當然,這也不是教癌末患者去跑去跳、做運動,而只是舉手投足、擺擺頭、聳聳肩等輕緩的運動和伸展而已。目的在活絡筋骨強化肌力、增加身體組織的活性,促進血液循環,同時在伸展的過程當中,放鬆緊縮的肌肉,擴增肺活量,提振精神,以淡化疼痛的感覺。

      身為物理治療師,謹提供幾個伸展操給癌末的朋友參考,當疼痛的警訊作用已失去時,它的存在應無意義,如何泰然地面對它,用心去感受它。舉動輕盈,順氣斂神,活動活動自己,平靜地走過這人生最後的旅程。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癌末患者因長期的病痛,衰弱、低沈,使得頭頸部僵化無力而酸痛。可以雙手扶住脖子後面,做仰頭的伸展運動,面朝天停留6秒後;再低頭,雙手十指交握,放頭後枕部,如抱頭狀脖子放鬆,也停留6秒,反覆3次。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

頭儘量向右轉,右手順著視線向右指,轉到極限處,停留6秒,再換邊頭轉向左邊,左手順著視線向左指,到極限處也停留6秒,也反覆3次。這不僅運動頭頸部,也可運動到肩手部。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右手舉杯狀仰頭向天深吸氣,同時左手向後向下伸到極限處,停留6秒;右手緩慢向下,頭跟著垂下,看著右手長吐息,左手同時緩慢抬起,也舉向天,如此交叉反覆3次,這肩頸運動配合胸廓深呼吸,也可以強化心肺功能,改善肩背部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