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三陰性乳癌 選擇適合的治療方式


最後更新日期:2019-1-16

臨床上,

乳癌的病患常常會感到困惑,

為什麼其他病友的治療和我不一樣?

原因無他,

每個人的乳癌不盡相同,

不同類型的乳癌,

臨床治療的選擇也不同。

 

何謂三陰性乳癌

依據乳癌組織檢體上的動情激素受體( E s t r o g e n r e c e p t o r , ER)、黃體激素受體(Progesterone receptor, PR)與第二型人類表皮因子受體(Human e p i d e r m a l g r o w t h f a c t o rreceptor 2, HER2)的表現,乳癌大致可分為四大種亞型:

三陰性乳癌患者約佔所有乳癌15%的。受體是細胞表面用來接收外界訊息以及刺激的接收器,受體在接收到特定訊息時,會對細胞內部傳遞指令,影響細胞的反應或甚至調控細胞的生存。因此,針對有表現ER、PR或是HER2受體的癌細胞,

目前已經分別開發了許多相對應的賀爾蒙療法以及HER2的標靶治療方式。

三陰性乳癌的治療選擇與現況

若在診斷時乳癌的腫瘤較小且無淋巴結轉移,可以利用手術切除腫瘤並搭配放射線療法進行治療;腫瘤較大或有淋巴轉移的病人則可選擇術前或術後全身性輔助治療。由於三陰性乳癌的癌細胞缺少賀爾蒙受體以及HER2受體過度表現,因此無法採用賀爾蒙療法或HER2標靶藥物進行全身性治療,目前主要仍舊仰賴化學療法。現今較常使用在第一線的化療藥物包括小紅莓以及紫杉醇類,近年也有研究顯示帶有BRCA1∕BRCA2基因突變的三陰性乳癌對鉑類的化療藥物反應不錯。整體來說,三陰性乳癌對化療的反應率不錯,但由於三陰性乳癌在治療後的復發機率也較高,因此三陰性乳癌病患的存活率和整體預後都是幾個乳癌亞型中較不理想、也是最需要積極開發新療法的一群病人。

精準醫療在三陰性乳癌的應用

分子生物學已經成功運用到臨床分析和治療,目前國際間對三陰性乳癌分子分型認為有6–7型,同時也證明各亞群確實有不同的治療方針,台北榮總於2017發表在BCRT(Breast Cancer Research & Treatment)的論文証明台灣乳癌跟西方人的分群有些微差異,台灣有較高比例的LAR(Luminal Androgen Receptor)亞型!目前透過基因檢測可以找到乳癌的突變基因,進而針對這些基因突變來治療乳癌,就是精準醫療的概念。目前相對成熟的是B R C A 1 ∕ B R C A 2 基因在乳癌的突變檢測和治療,在三陰性乳癌患者,大約10%–15%會帶有BRCA基因突變。去年在美國腫瘤醫學大會,由美國史隆凱特琳癌症研究中心的馬克羅伯森教授發表了OlympiAD這個全球臨床三期試驗的結果,在這個臨床試驗中收錄帶有BRCA突變的晚期乳癌和轉移性乳癌的病人,並分成兩組,分別使用化學療法治療,和創新藥物PARP抑制劑(Poly ADP Ribose Polymerase inhibitor)來做治療,結果發現PARP inhibitor明顯延長了病人的無惡化存活期(Progression-free survival,

PFS),並相較於化療,明顯降低白血球低下的副作用,同時不會有掉髮的現象。PARP inhibitor這類的藥物已經被美國FDA核准用來治療帶有遺傳性BRCA突變的HER2-乳癌患者(包括了三陰性乳癌患者),這是一個精準醫療應用在三陰性乳癌治療的成功例子,目前衛福部食品藥物管理署也正在審核通過PARP inhibitor這類藥品用在乳癌的治療。

近期於免疫療法之臨床試驗進展

近十年來,免疫療法開始在多種不同的癌症治療領域蓬勃發展,雖然過去認為乳癌因不易引起免疫反應而不適合使用免疫療法,但從乳癌的組織研究中發現:相對於其他亞型,三陰性乳癌會有較多浸潤腫瘤的淋巴球(TILs)、較高的突變負擔(tumor mutation burden)與腫瘤抗原表現、及較高的PD-L1表現。在其他癌別的相關研究顯示上述特徵是免疫療法之正面療效預測因子,因此目前有多項探討免

疫療法用於三陰性乳癌的臨床試驗正在進行,而今年十月在慕尼黑舉辦的歐洲腫瘤醫學會上也公布了第一個成功的免疫療法三期臨床試驗IMpassion130。在這個臨床試驗中,收治了902位尚未接受過晚期系統性療法的三陰性乳癌病人,分成兩組分別使用安慰劑或免疫療法來搭配化學療法進行治療。相較於安慰劑加化療組別的受試者,使用免疫療法加上化療的受試者族群明顯具有較長的存活期,且在有表現PD-L1的患者中,加上免疫療法的效益更為顯著,這個延長了存活期

的數據在三陰性乳癌的治療上是個極大的突破,未來一兩年內,還會有其他免疫療法搭配不同化療藥物的臨床試驗將陸續公布其臨床試驗結果,以探討不同化療藥物和免疫療法合併的療效,同時也會有將免疫療法挪往早期乳癌和術前的前導

性化療或術後輔助性化療一起搭配的臨床試驗,期待免疫療法也能在早期三陰性乳癌發揮其延長存活期的特點。未來,希望能隨著基因檢測的發展與病理組織

的基因學研究,在異質性極高的三陰性乳癌族群中發掘出適合免疫療法的生物標記(Biomarker)或多基因指標(multiple gene panel),以進一步協助醫師為患者選擇最適當的藥物治療方式、並隨個別病人進行個人化治療。

結語

三陰性乳癌的治療雖然棘手,但近年來的研究成果已顯著提升了晚期三陰性乳癌患者的整體治療成效,未來還有更多標靶藥物、免疫療法與研發中新藥的試驗結果將陸續公布,期待能為早期與晚期三陰性乳癌患者提供更多治療的選擇。因此,我們鼓勵患者不要放棄正規的藥物治療,並應積極與主治醫師討論溝通,在抗癌的旅程中一起選擇最適當的三陰性乳癌治療方法。